您所在的位置:铝业洪芙新闻网>综合>李迅雷:A股市场向上趋势确定,但不会有大牛市

李迅雷:A股市场向上趋势确定,但不会有大牛市

2019-11-23 20:20:00

作者:雪球内容组

资料来源:雪球

谈到中国的经济优势,李迅雷是坚定而客观的。“我们中国人勤劳、爱钱、能吃苦。为什么不做得比中国多?其他国家已经放缓,中国也已经放缓,但中国的相对速度仍然遥遥领先。”

谈到所谓的“韭菜”,李迅雷打趣道:“事实上,它不应该被称为韭菜。相反,它应该是“飞蛾”。赚钱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飞蛾扑火和刀刃一次又一次舔血造成的”。那么我们应该对中国做些什么呢?李迅雷提醒道,“认识结构性机遇,不要不假思索地购买”。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斯诺鲍与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举行了一系列对话。他向我们介绍了他对中国宏观经济和政策的理解,他眼中的a股市场的变化和进步,以及他对在中国做更多事情的投资建议。

以下是斯诺鲍对李迅雷的采访记录:

斯诺鲍:2019年,世界目睹了一波降息和经济下行压力。然而,你最近提到,你仍然有信心中国经济能够领先。请告诉我们你的具体理解?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下,你认为哪些方面是国内经济增长新势头的主要来源?

李迅雷:我认为用数据说话更有说服力。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3%,居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首。目前,相对较快的经济增长率主要在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和越南。中国在发展中国家仍然相对领先。此外,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大约是全球总体水平的两倍。当然,简单来看增长率,中国经济确实在下降,但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仍然超过30%,中国经济增长率的下降也对全球经济产生了一定影响。在全球经济下滑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中国可以比其他任何国家跑得更快,所以数据比较表明,中国经济仍然能够获得第一名。

目前,国内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应主要来自科技进步,如信息技术产业、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光电芯片、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消费对国内经济增长的贡献将大于投资和出口。投资、出口和消费三驾马车的增长率实际上正在下降,但消费下降相对缓慢,这导致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相对增加。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从50%以上增加到近60%。因此,它仍然对大消费持乐观态度。

斯诺鲍:最近,中央银行降低标准的措施已经实施。你认为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选择这种标准的降低,释放了什么信号?你对未来的货币政策有什么期望?

李迅雷:降级本身反映了整体实体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其目的还在于降低融资成本,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使经济能够保持稳定运行。然而,整个社会的信用环境仍然很紧张。如果我们想放松信贷环境,我们不仅要降低利率成本,还要让每个人都看到赚钱的机会。就个人而言,我认为降息的空间仍然存在,今年降息的可能性仍然相对较高。从全球环境来看,美国、欧盟、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都掀起了降息浪潮。中国也可能降息。但是,应该注意的是,降息幅度并不像过去的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那么低,现在很少使用这一工具。目前,贷款优惠利率(lpr)主要通过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如mlf等工具)来降低。

斯诺鲍:你从事证券市场研究已经很多年了。请根据您的经验,谈谈国内证券市场在体制改革、投资者结构和投资理念方面发生了哪些变化和进展。

李迅雷:a股市场取得了很大进步。首先,从市场结构来看,过去我们的a股主要是零售市场,现在机构的比例越来越大。尤其是2017年后,外资持股规模已超过国内公共基金中股权基金资产的总规模,并且仍在快速增长。这是由于近年来国内市场的金融开放政策,a股已被纳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股票市场的国际化正在逐步改善。

第二个方面是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目前,科学创新委员会实行注册制度,并配合严格的除名机制。这是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体现。当然,资本市场体系的创新将继续加快。

第三个方面是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法律法规和证券法的修订。此外,深港通、沪港通、沪龙通已经开通,多层次资本市场日趋成熟。

第四个方面,投资理念,应该说主要体现在估值体系中。过去,a股市场以较高的市盈率来评估业绩不佳的公司。然而,市值小、业绩差的中小股票估值水平明显下调。当前的估价系统正在从过去的扭曲中修复。另一方面,过去a股投机性很强,周转率过高,但现在周转率也在逐渐下降,市场波动性正在缩小。从数据来看,自2017年以来,代表市场高绩效股票的沪深300的波动性和换手率逐渐向美国股市靠拢,目前沪深300的收益率波动性仅为6%;周转率呈现长期下降趋势。早在2013年,沪深300的成交量就高达3%以上,而目前的成交量仅为0.32%。

斯诺鲍:最近,国内金融开放又迈出了一大步。外汇局取消了qfii和r qfii的配额限制。此外,a股在国际指数中的权重越来越大。你认为流入a股市场的外资持续增加会带来什么变化?

李迅雷:目前,外资已经成为a股市场重要的增量资本。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首先会带来坚持长期投资的价值投资理念。从投资配置来看,它们也大多处于大消费和技术配置中,这也是市场投资的一个很好的引导和示范。同时,外资金融机构的投资行为和合规要求也促进了a股市场监管体系的改革和完善。至于qfii和rqfii的政策,应该注意的是,配额管理的自由化并不意味着大量外资流入。外资主要通过香港证券交易所流通。这种流入和流出是等价和方便的,而qfii和rqfii实际上存在外资容易进入和难以退出的问题。

斯诺鲍:今年5月,你提到a股“慢牛”正在形成,所以现在看来你坚持这一观点?

李迅雷:首先,我指的是“结构性牛市”,因为a股估值体系被扭曲,大市值股票普遍被低估,中小市值股票普遍被高估。其次,我认为市场可能仍比预期疲软,主要是由于外部需求下降,如中美贸易摩擦等问题。此外,美国、欧盟和日本等全球经济增长率也低于预期。中国经济仍处于相对较长的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过程中。总的来说,a股市场的上涨趋势是肯定的,但不会有大牛市。投资者不应该因为短期市场调整而失去信心。在未来的漫长过程中,我认为股市仍将呈现更多的结构性机遇。对于那些业绩好、经营规范的龙头企业来说,应该注意这一点。

让我们从一个细节开始。我认为不久前发生的白马车祸应该是件好事。因为这些所谓的雷暴公司肯定存在一些问题,它们的运营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够,所以雷暴本身就是那些看到裸泳退潮的公司。这些有问题的公司越多越好。有了这样的净化过程,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将越来越小。例如,从2016年至今,上市公司数量少于a股的纳斯达克实际上已将606家上市公司和15只a股摘牌。

至于所谓的白马股票(white horse stock)的定义,我个人认为从解释的基本层面来看,白马意味着全面的信息披露,每个人都客观地理解它。否则,它不应该被称为白马股票,而是“黑马股票”。

斯诺鲍:你提到了结构性机遇。你更喜欢细分哪些部门?

李迅雷:整体而言,对大型消费部门仍持乐观态度。当我谈到消费时,我从来没有简单地提到食物和饮料。所谓大消费是指例如家用电器、汽车、生物医药、食品和饮料、文化、娱乐和休闲。此外,例如,家用电器行业实际上社会需求有限,但该行业的集中度正在增加,家用电器行业本身也不太乐观,但这些行业的领导者仍然乐观。汽车行业也是如此,领先的汽车制造商也很乐观。从结构上讲,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将会更快。

对于传统行业的循环股,我认为如果估值较低,可以进行配置,因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基础设施仍然相对落后,需要更多的投资。当前经济正处于调整期,需要增长势头。目前,国家对房地产有严格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在三大投资领域: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如果房地产投资下降太多,国家肯定会刺激基础设施投资,从而为基础设施投资带来一定的机会。此外,就长期趋势而言,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不太可能出现非常缓慢的趋势。

就房地产而言,这一次政策应该比较坚定,对住房的态度也非常坚定。这个国家希望房地产业

能稳步发展,不希望房价大幅波动,因此不要把房地产看得特别悲观,政策出台的目标是稳定杠杆水平,不想提升。人们希望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将继续保持下去。现在来看,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太高,约占三分之一。如果这一比例能够降低,金融风险就会降低。

斯诺鲍:我以前也看过你的演讲,提到目前行业和公司都有分裂的表现,特别是在公司的选择上。你提到了着眼于大而把小放在一边的概念。从一般投资的角度来看,你认为什么样的公司会有明确的机会?

李迅雷:还是和上面一样,大公司的机会相对较大。确切地说,他们应该是行业领导者,而不仅仅是行业领导者。从宏观角度来看,中国经济正进入“股票经济”主导的时代。经济的结构特征将变得越来越明显。这也将导致市场份额向龙头企业集中,经济总量向大都市地区集中,新旧动能转化,导致产业和企业的结构分化。过去,这是一种增量经济,给小公司带来了更多的机会。现在是一个差异化的时代,更多决定性的机会来自领先企业。

斯诺鲍:对于普通的个人投资者,你对投资工具和想法有什么建议吗?你如何避免被砍韭菜?

李迅雷:第一是关注大公司,关注小公司,而“韭菜”大多热衷于炒作一些小公司。在股票投资中,我们应该购买市值最高的50%的公司,根据市值对a股公司进行排名,然后购买市值最高的50%。

第二,不要日交易,所以“韭菜”这个名字不准确,我想应该叫它“蛾子”。韭菜不动,被切断是被动的。然而,在a股市场上,许多投资者无法赚钱,主要是因为频繁的股票交易、一次又一次的上下追逐、刀口舔血、飞蛾扑火以及过于频繁的交易都是有风险的。

第三,作为一名股票投资者,不应该总是想着赚取买卖差价。一个人应该作为股东购买股票,并期望股息。人们应该更多地考虑公司的股息收益率。这是合理的。

第四,如果普通投资者的专业投资知识不足,购买一些ETF也是一个不错的投资策略。例如,如果你对消费持乐观态度,那么就购买消费者ETF。与个股相比,etf投资可以起到分散风险的作用,交易成本更低,流动性更好。此外,一个简单的方法是关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和a股相关产品及其组成部分。

斯诺鲍:至于主要类型资产的分配,你有一个经典观点:“很多年前,人们买不起的东西,现在他们想投资买不起的东西”。那么,除了股票市场,你认为在这个阶段应该购买哪些资产?

李迅雷:就主要资产而言,在现阶段,一个是我刚才提到的利率有下调的空间,可以配置利率债券。此外,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全球经济处于低增长、高波动状态。投资者可以选择对冲工具的配置,如黄金。但对于投资性房地产,我仍然坚持减持。

斯诺鲍:请谈谈你对全球资产价值趋势下“做更多中国”的理解?你认为现在是做更多中国的最佳时机吗?

李迅雷:就中国的经济竞争优势而言,首先,它在一开始还被提到。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经济是最快的。尽管每个人都在减速,中国也比以前慢,但中国的速度仍然是横向比较中最快的。

第二,中国经济更加稳定。例如,机构投资者通常不会像个人投资者在购买股票时那样看待股票的涨跌。机构通常关注股票的波动性。对中国经济而言,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等国家的经济波动相对较大。在过去的20年里,几乎所有这些国家都经历了负增长,但是中国的经济增长还没有降到5%以下。因此,中国经济的波动相对较小,这也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原因。

第三,中国经济更能抵御风险。这是因为我们有制度优势和较强的经济控制能力。事实上,在全球经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这一优势并不明显,但当经济下滑时,这一优势将显而易见,当经济下滑时,更需要有形的手。那么,为什么我们国家的有形之手可以发挥作用呢?由于我国政府资产规模相对较大,资产负债表相对较好,其调控能力越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第四,中国经济在文化遗产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为什么世界三大经济体中有两个在东亚?为什么二战后东亚只有两个国家成功地转变了经济?这表明儒家文化对经济发展具有明显的优势。例如,中国人更勤劳,更爱钱,更能吃苦,所以我认为这些优势可以帮助中国克服各种困难。至于现在是否是在中国做更多事情的好时机,我认为这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答案。我只能说现在一些蓝筹股的估值水平相对较低,但我不敢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毕竟a股已经跌破2500点,所以机会总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此外,我认为没有必要做比中国各种资产更多的事情,也没有必要认识到结构性机遇。中小市值股票的调整将在未来继续,调整力度可能会超出所有人的预期。一些业绩不佳、经营不规范的公司将来可能会很惨。因此,加大对中国的投资不是简单、粗糙和盲目的购买,而是对结构调整带来的投资机会的明确识别。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河北快3投注 365体育投注 秒速快3app 500万彩票网

作者:匿名 

© Copyright 2018-2019 israbanner.com 铝业洪芙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